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宣城记忆之五十八:郎溪,从水“呑”郎溪到水“润”郎溪

2022-10-03 14:08:45 4706

摘要:五十八、郎溪,从水“呑”郎溪到水“润”郎溪邢少山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踏歌声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”这是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的《竹枝词》,写的是一个姑娘在江边对情郎的爱恋。郎溪的溪边是不是有这样的情景,不得而知。我想,几千年来,...


五十八、郎溪,从水“呑”郎溪到水“润”郎溪

邢少山

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踏歌声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”这是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的《竹枝词》,写的是一个姑娘在江边对情郎的爱恋。郎溪的溪边是不是有这样的情景,不得而知。我想,几千年来,也许也有过类似的情况。因为郎溪也是一条河,而且是一条非常古老的河,河边有姓郎的人家居住,恋爱婚嫁也是常有的事,只不过没有名人来暴光。

我说的也许没错,郎溪,据《桐川北志》:“建平县前有郎溪,以居民郎姓得名。其地为郎埠镇。”“郎埠”,又作“郎步”。北宋端拱元年(988年)置建平县,因与别县同名,取县境主要河流名改为“郎溪”县。郎溪,是古名,它后来又叫郎川,据《郎溪县志》载:郎川长为118.5公里(但根据最长支流及干流长度计算,应为108.7公里),河流源头出于广德市的桐水、汭水和无量溪。它的水量非常丰富,它是中国长江支流水阳江水系的河流,为最大支流,也是南漪湖主要入湖的水源。

古语说:“水能载舟,水能覆舟”,又云“洪水猛兽”,洪水如猛兽。这样丰沛的水量,可以灌溉万亩良田,为人类造福,也可以造成严重的自然灾害,侵害百姓。过去,在郎溪的历史上水灾频发,洪水淹没村庄与良田,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

据载,自元至明屡次决堤,水灾频发。嘉靖四十年(1560年)大水,破山阳、潘城、杨学等13圩,人民苦不堪言。清康熙十一年(1672年)郎溪又遭洪水袭击,破圩后民不聊生,百姓四处逃难。清雍正四、五两年(1726-1727年)连遭两次水患,圩堤溃决甚多,景象残不忍睹。民国20年(1931年)大水,堤毁田淹,百姓吃草根树皮,卖女弃婴。

建国初,由于连年战争,造成郎川河两岸堤防千疮百孔,抗洪能力极差。解放后,县人民政府即发动群众治理,除对河堤普遍加高培厚、修堵渗漏缺口外,并于迎流顶冲等薄弱险段加筑块石护坡。经过多年的培修,河堤防洪能力有所提高。但由于郎川河河道蜿蜒曲折且宽窄不等,最大泄洪能力为每秒1100立方米,还是不能适应排洪的要求,六十年代,有过破圩决堤,到了九十年代,特是1983年与1999年,发生特大自然灾害,郎川河河水泛滥,洪水横流,淹没沿岸所有村庄与农田,田地绝收。政府虽全力救灾,但人民生活艰难。因洪水毁坏特大,城市建设一下难以恢复。瀚海国际大酒店的前面,有公园,公园里的一尊盘柱上有三条黑浪线,分别代表的是49年、83年、99年的水位,清楚标明,后两次水位的至高无上。我们来到公园,看到盘柱的后墙有一篇《郎溪县县城防洪工程碑记》,里面有这样的记叙:“然荡荡洪水,白马凌空,浩浩波涛,琼鳌巨浪,鼠蛇巢树,禽畜浮波。”“鼠蛇巢树,禽畜浮波。”那次洪水,可把郎溪淹苦了,人们触目惊心。从那以后,甚至有人提出了把郎溪县城搬到十字铺的建议,郎溪县城险些挪了窝。

针对历史上这种危恶的水患灾害,当然郎溪县人民曾在党的领导下,解放后打响过数次治理郎川河的人民战争。早在1970年冬,中共郎溪县委政府就决定另辟新河分洪。新郎川河自南丰乡栗园始,经城南乡山脚底、幸福乡大王村至磨盘山入南漪湖,全长23.3公里,宽200-300米。开凿新郎川河工程从1970年12月中旬开始,施工6个冬春,1976年完成。整个工程共投工1000多万个,每次上工人数均达3万以上,除沿河受益社队组织劳力施工外,全县非受益社队都大量投工支援。

1973年新河实行第一次分洪,1975年新河按设计要求受益,泄洪量每秒1160立方米。据多年分洪记载,泄洪能力最高可达每秒1600立方米。另外,修建水库,蓄水防洪兼发电。

修建卢村水库。水库区汇水面积139平方公里,平均年产水量1.21亿立方米。卢村水库设计总库容7150万立方米,最大坝高32米,坝顶长952米,宽4.6米,防浪墙高1.4米,坝型为粘土心墙砂砾料坝,设计防洪面积6万亩,灌溉面积10万亩,发电装机1000千瓦,平均年产鱼5万公斤。是以灌溉防洪为主,兼发电、养鱼、城镇工矿供水的综合性水利骨干工程。

修建张家湾水库。它位于桐汭河左侧支流苏村河上,水库汇水面积10.5平方公里,设计总库容1335万立方米,1983年夏秋,对该库进行大坝粘土灌浆工作。1983年7月该库水位曾达到48米,大坝未发现异常现象。修建南洋水库,它位于无量溪北侧小支流上,距邱村4公里,水库汇水面积12平方公里,1983年进行大坝粘土灌浆。经历1983、1984两年洪水考验,大坝未发现任何异常现象。

修建郎源水库。它位于郞溪县涛城镇东北的龟山西北,属小集水面积51.3平方公里,总库容947万立方米,兴利库容315万立方米。另外,修建电站,排出排进,以确保旱涝能排能灌。

特别是改革开放后,全县又掀起一个治理郎川河的热潮。郎溪县的同志告诉我们说:自从99年吃过洪水的苦头,人们对治理水患的信念更加坚定、更加到位。大家经过认真讨论,认为到郎溪县是一条以河流命名的县城,我们没有理由弃甲而逃。于是,县委县、政府决定,首先将中斗闸除险、加固,让它成为郎川河流域防洪体系的重要枢纽工程,并赋于防洪、灌溉双重职能,以减轻闸下老郎川河县城及圩区的防洪压力,同时改善了周边群众的生产、生活,显示社会和环境效益。2012年4月28日正式开工,工程总投资达4704万元。工程包括闸室底板加厚,闸墩防碳化处理,加固地基防渗设施,清理闸下游河道及护坡等,通过多方面的治理,现在的郎川河,变成了一条景观河,水上乐园,真正变成了郎溪人民的母亲河,人们一亲切地把郎溪称为“水润郎溪”了。

啊,郎溪治理了一条河,美化了一座城市,疏通了全县的经济脉络,郎溪现在如此大规划的招商引资不无有很大的关系。从此,郎溪人从治理郎河中得到新的启示,利用内部与外部的力量,双管齐下,多头并进,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在六、七十年代,我曾乘船来过郎川河。那时两岸高坡,披着野草与树木,我觉得便有些荒凉与萧肃。在船上能看到两岸参差不齐、临水而立的灰色小楼与房屋。小窗或开或闭,屋檐下晾晒着衣物。河水波光鳞鳞,船底流水潺潺。那时的郎溪,给我留下的印象中无允说是贫瘠与荒凉。

如今,我们走在郎溪河边的滨河大道。如今看到的郎溪与昔日完全不同。郎河的沿岸,早已不是那尘土飞扬的土路,也不见那灰蒙蒙的一带暗色,河的大道宽畅明亮,秀丽繁华。岸的左边屋舍俨然,一切都是那么整饬,平凡中透出秀美整洁。不时高楼林立,马路上还有一排灿烂的明灯,各种商店、银行、机关、街市,一起演绎这个小城市的繁华与妩媚。郎川依旧,但河水靓丽了许多。河堤用石块斜铺,每过一程,还建有亭子与亲水平台。沿郎河设景,一路植树种花,一条条石板路向延伸到水,花草茂盛,绿树成荫,柳木扶疏,石凳石椅,水中阁楼,它们一起为郎川人营造了一片心灵歇息之地。 那么,这个痛苦的过程首先从人的思想裂变过来了的。思想的解放,才是物质的解放;思想的突变,才是事业的兴盛。对这一话题,我显得有些兴奋,想起了郎溪人不只治理河道,还治理湖泊,对湖泊加以利用与改造,为人民造福。这应该也算是水润郎溪的一部分。

前几年,我到过郎溪石佛山,站在山上看天子湖,湖水碧澄浩瀚,碧波荡漾。望着苍茫雾气弥漫的水面,隐隐约约的村庄错落有致,望着那随风而扬仿佛有思想的芦苇,灵魂不由出窍,翩跹若碟地飘荡在这唯美和谐有着古韵古香的境界里。啊,向着一湖水,独爱一川水,只取一瓢饮,清水悠悠,水的旋律,让人如痴如醉,好一个“水润郎溪”啊!据说,郎溪人打造“水润郎溪”,郎溪人从不放过每一个细节,那怕是一口井,一条小溪。

在郎溪我们了解到,重阳木南丰、十字及国营十字铺茶场为邻,此地因有一古井和古庙而得名。古井水质清冽,水位高,天旱不退。古庙三间,建于康熙年间。景区内树高林密,遮天蔽日。这古井水质清冽,是深幽的,是缠绵的,捶地碧水,就会有饱含幽香的水汽弥漫肌肤,就在这一点一滴的想象和沉醉间,细细嵌入心底,润物无声。现在的郎溪,无论你走到哪里,水乡就像是一幅水墨画。这次采风我们住在瀚海国际大酒店,“瀚海”这两个字就引起我注意,这使我想起唐朝诗人岑参的诗句:“瀚海阑干百丈冰。”(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) ,见公园里还有一条弯弯曲曲,那里有芦苇与荷花,在这市中心有这么一处景观,这才真正的叫“水润郎溪” ,这样的细节,叫人难忘与感动。

郎川依旧,碧水依然,在迷人耀眼的霓虹灯照耀下,我真正找到了那份古朴、旷达和自然。郎溪广场,人们轻歌曼舞的好地方;国际大饭店等,宾客红灯绿酒的小天堂;街道两旁,美丽有着淡淡幽香的香樟,为这个县城洗去灰尘。一张张大大的广告牌,似乎在大肆宣扬这个小县城的典雅;一辆辆呼啸而过的汽车,好像在与时代赛跑。

我们知道,郎川河它是郎溪的母亲河,可以说,它孕育着千年郎溪。啊,一个灰色的小城一路走来,如今变得五彩斑斓,壮丽辉煌;一个昔日的贫困县,如今富了起来,车流成河。如果不到郎溪走一走,看一看,听一听,你将无法想象郎溪的巨变,美丽得动人心魂。

我倒是有幸,在这亇“梅子金黄杏子肥”的时节,随着市诗会采风团来到了郎溪县采风。今天,我们不仅看到了郎溪加水利建设,还看到了改革开放的活水怎么水润郎溪的工业与农业。

农业上,我们看了现代农业的兴旺景象。我们来到茶博园。郎溪产茶,这是我们早知道的,且是“绿茶之乡”。今天我们来到黄金芽荼园公司,站在广茅的茶地里,我们看到的却是一片金黄。据主人说:这是培植出的一种叫“黄金芽”的新高挡品茶,色泽金黄,汤色杏黄,叶底嫩黄,含丰富的氨基酸,是茶的极品。现已销东南亚。厂主还指着一块块墒地说:“这一株黄芽,就是一张红票子。”他说得我惊讶不已,大家同时笑起来。

下午,我们又到高塘村的艺和苗木场。这里的主人叫傅和平。他实现土地流转,合作经营,领乡亲们种植红枫、樱桃、紫薇、红叶、水蜜桃、猕猴桃等,五花八门,五颜六色;地间还套种、混种,间种其它苗木,高低错落,花枝招展。

俟晚,我们还来到梅渚镇高塘村,走进村中,道蜿蜒曲折,农舍错落有致。全村60多户、200余人,是个典型的小山村,全是徽派建筑,粉壁、黛瓦、马头墙,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是一幅江南的绝好水墨画,难怪有人在写生。村里的同志说:过去这个村“村在坟中,坟在村里。” 正在打造全省首家以梅花为主题的生态园,现在“村在园中,园在村里。”说着,说着,我们不知不觉就步入了生态园,啊,水榭亭台,石桥竹楼,绿树红花。园内有红梅、青梅、珍梅、美人梅等多种名贵树种,绿坡上,梅枝虬曲,盘虎卧龙,凌空伸展。在县里听说,郎溪正在打造“九德郎溪” (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清、静、和、善),啊,这里不正是“清和肃穆,莫不静畅”“静”的体现么?接着,我们来到荣香瓜果采摘。连片的大棚里,有西瓜、香瓜、草莓、番茄、樱桃、梅子、杏子等等,这里没有了春夏秋冬,不分东西南北,你想吃什么采什么。随来的女同志更闹得欢,大棚里笑声一片。刚摘下的瓜果请香、鲜嫩、脆甜。我们在这里真切尝到一种自由、鲜活的现代农耕文化,看到了什么是立体生态农业、科学种殖。

工业上,我们参观了十字铺和城区两个省级开发区。我们的车路过十字铺,参观了经都产业园。当我们进入纺织车间,只见一排排镫亮的机器在转动,却很少看见工人。听说,这里一人能看9台机器,几十台机器,只用了80个工人,使我们非夷所思。

我们还参观了安徽中讯通电子公司和安徽动力源公司,更让我们大开眼界,叹为观止。安徽中讯,投资20个亿,生产超薄液晶电视等产品。在车间里,有人掏出手机与这电视一比,厚度一样,赞赏不已。据说,该产品属世界一流品牌,已首销欧美85个国家。安徽动力源,是上市公司,北京中关村的子公司,从签约到开工不到一年。上市公司落户,在宣城首届一指,落户到郎溪真是个奇迹。啊,郎溪现在的工业总产值每年达727492万元,财政收入128186万元,这对一个只有34万人口的小县来说,是多么张狂的一个数字呀,现在人们说富得郎溪流油。郎溪中学33万的规划,一下子变成7500万,占地面积133841.20平方米。现在我们看到的郎溪中学哈佛红、博士帽、廊道通联,是一个崭新的郎中,这几年北大、清华没有少送。昔日,王麟祥校长,被评为“全国劳动模范”。

一天的行程,在采风中我对郎溪的旧印象一点点被击碎,新的感受在事实面前一一升华。途中,原郎溪县人大副主任李玉宽同志还给讲到他1998年如何在北京争取到郎溪贫困县帽子的故事,引起大家辛酸的回忆,而且后来郎溪人想怎样把贫困县帽子越戴越大,也得引起大家苦涩的微笑。当时,为什么要这样,因为戴上贫困县的帽子,国家有补贴啊。他说:“过去的郎溪县城两条街一个红绿灯;工业上,一个半烟囱。”“怎么说一个半烟囱?”我不解地问。他解释说:“一个烟囱是指发电厂,半个烟囱是洗澡堂子,只烧半年。”啊,如今郎溪,我们的车子在街道绕来绕去,光遇到红绿灯,从车窗外望去,高楼林列,美丽如画,郎川河如一条绸带,飘逸而过。城市的建设变化多大呀。你看,现在的郎川河,变成了一条景观河,水上乐园,真正变成了郎溪人民的母亲河,郎溪县是一条以河命名县,是郎溪水资源的主要来源,人们又把“水润郎溪”称之为“郎溪水韵”了。 在郎溪我们还了解到什么是“郎溪现象”、“郎溪样板”、“郎溪模式”、“郎溪服务”。啊,“郎溪现象”,是指招商引资,短短两年聚560家企业,引400亿资金;“郎溪样板”,是指洼地崛起,后发冲天;“郎溪模式”是指土地承接转移;“郎溪服务”是指政府做了些什么。我说,能不能把它统统归纳于叫“郎溪奇迹”呢?啊,“ 建平古邑史悠长,桑梓回望韵满裳。 石佛撑云经世暖,胥溪沃土育民昌。 芽茶焙宝农家旺,纺锭织金工业煌。 打造品牌融画里,腾飞经济翅高翔。”(《张阳旭•七律郎溪颂》)是的,小城的历史如此源远流长,如今又如此秀美。她安安静静躺在江南水乡一角,以自己的雄健的步伐,威武雄壮地演绎一场场新清动人的故事。此行、此景、此情,令人难忘。

啊,“水能载舟,水能覆舟。”郎溪,从水“呑”郎溪到水“润”郎溪,郎溪人守住了这个古老的哲学命题,使它回归到本义,而他们又在工业农业、社会事业、兴修水利等方面进行了创新发展,这不就是“守正创新”么?郎溪过去是一部辛酸史,经历是一部奋斗史,是一部发展史,现在是新时代的美丽画卷。在郎溪河边,我也要唱一首歌,我的歌不会抄袭刘禹锡的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唱歌声”,我要步古代张澯对郎溪的赞歌《郎川宦纪诗》)的韵,再来一首赞歌,曰:“昔日洪峰到处流,累累袭击祸犯青州。天河有路后人接,郎水无风水记浮。守正创新大可为,开山治水结成稠。清清溪水英雄过,今日郎川大众游。”(附 张澯《郎川宦纪诗》:“彩笔腾空墨欲流,眼申从事亦青州。天河有路虹桥接,岩径无风翠霭浮。华顶紫芝还可茹,松根赤茯结成稠。名山旧有英雄过,聊写新诗纪共游。”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